【Matters Web3 線上學習會 – 文字稿】發布之外:以 NFT 為量詞的出版可能性

Table of Contents

(本篇是10月28日 Aurora 獲邀到 Matters 演說分享內容的文字稿,標題為後加,blockquote 內則是文字頻道中的內容。)

阿里:很高興就是請到 Liker Land 的工和師聊聊他們的 Writing NFT,他們是在前幾週的時候開始做那個 Beta 測試,我也看到一些案例覺得很新鮮。他們模式也是非常特別。其實 Liker Land 是我們生態系的好朋友啦,高重建老師在啊,《區塊鏈社會學》中說無大台三個支柱,這個 IPFS、MattersLiker Land,現在經已有兩個支柱。那我們就話不多說。我在這邊提醒各位就是待會講者講的時候,大家可以到「1028 發布之外:以 NFT 為量詞的出版可能性」這個子頻道提出任何問題,待會講者講完之後就會請她來這邊做回答。那我就不浪費時間,請 Aurora 開始吧!

Aurora:謝謝阿里。有大咖來那我稍微坐正一點。 大家好我是來自 Liker Land 的前端工程師 Aurora,謝謝 Matters 邀請讓我有機會在這個 Web3 讀書會中跟大家聊聊 Writing NFT。儘管 Writing NFT 才剛推出不到三個月時間,但是我還是能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的產品思路,然後分享我們試圖用 NFT 實現什麼事情,解決那些問題。那我就切入正題,主要圍繞在公開發表的文章來講今天的主題:《發布之外:以 NFT 為量詞的出版可能性》。要先跟大家說不好意思因為我目前有點長新冠後遺症所以氣管比較敏感,可能會稍打斷分享的節奏還請大家見諒。

對文字型 NFT 友善的市場

今天我們聊聊 Writing NFT,從哪裡聊起呢,來聊這個項目怎麼開始的。其實對一個媒體也好,對內容創作者也好,如果想要透過發表的作品來獲利,通常我們會採用訂閱制或者是付費牆的收費模式,又或者是靠讀者的贊助。那個其實在開始 Writing NFT 之前,我們就長期在關注的痛點是發表的文章有沒有更多元的收益跟流通的管道。去年 NFT 市場的盛況我想大家都有目共睹,這看起來無非是給創作者有一個新的機會,所以 NFT 是答案嗎?其實我可以藉由 NFT 的特性來證明我擁有某個作品,當我有這作品的擁有權我就可以做交易。雖然 NFT 的熱潮過了,但一些東西留下來,什麼東西留下來了呢?技術留下來了,還有留下一個疑問就是文字型的 NFT 怎麼這麼少?所有類型的藝術創作都可以 NFT,那文字型的 NFT 怎麼這麼少見?觀察到的結論是,

不是全部但是主流的 NFT marketplace 對文字作品都不夠友善。它沒有適合的介面上架,也沒有很適合的介面去閱讀,更譬如說在跟其他類別的 NFT 一起展示的時候,文字的呈現在視覺上總是比較吃虧。

既然 NFT 能為作品提供一個商業模型,我們要解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我們要提供更友善的 NFT 上架流程。大家對這個畫面熟悉嘛?這個是 Liker Land 的 Landing Page。一到這個畫面你就可以看到這一句 Publish as you write. Collect as you read. 上架體驗來說這句話就是我們的 solution。我們希望整個流程都是非常自然,出版一個 NFT 就像發布一個文章一樣輕鬆,收藏一個 NFT 作品就像使用 bookmark 一樣直覺。於是我們決定從原平台出發個 – 這也是 Writing NFT 跟目前有文字 NFT 項目的平台使用上最大的差異。我們想要達到的是,發佈文章的同時也完成上架 Writing NFT。從原平台出發有什麼樣的好處呢?就是它不需要改變作者上架文章的習慣,他就依照平常發布文章的流程之後,多按幾個鍵就可以出版成一個 NFT。從原平台出發還有什麼好處呢?當我要閱讀這個 NFT 的時候,我是在原網址閱讀,這個平台不會經過其他的 format。這邊可以快速地舉一個範例,就是有參加我們 AMA 的 Sally,這是 她的 Writing NFT 的畫面,我們要看這個 Writing NFT 的內容,打開它的原網址。所以簡單來說 Writing NFT 它把文章不管是 OG 或是它的所有 metadata 都妥妥善善的保存起來。但是在閱讀的時候還是把讀者帶到原網址。所以簡單的來說 Writing NFT 妥善保存資料也有同時有最好的閱讀體驗。

商圈就在讀者圈

那從原平台出發還有什麼好處呢?就是我們不把作者拉出他辛苦經營的讀者圈。在有 widget 的前題下,每一篇文章它都是自己的 marketplace。在發布文章的同時,你可以決定要不要出版成 NFT,如果有出版成 NFT 的話,你的文章最底下就可以有一個 marketplace。讀者就可以很輕易的去支持或是收藏,作者也不需要再另外去推廣,像以 Sally 的這篇文章作為範例的話,文章是上架在 WordPress,WordPress 支援 widget 的功能,所以文章只要在發布的時候有決定要 mint 成 Writing NFT,widget 就會顯示在文章最底下,成為一個小型銷售點。

那如果沒有 widget 的話,像是 Matters 的文章 – 例如我剛剛讀了一篇 楊軍的文章,他會在文章底部用附上連結的方式,引導讀者到他 Liker Land 上面的 Collect page 去收集這作品。談到從原平台出發到出版 Writing NFT 的距離,

若你不在 Matters 也不是用 WordPress,或是你單純想要把以前的舊文章出版成 Writing NFT 的話,可把網址貼到 app.like.co 的 NFT Portal,一站式上架 NFT。這個「一站式」其實有兩個步驟:一是 註冊 ISCN、二是 mint NFT,接著你就可以在 Liker Land 看到這 Writing NFT。很簡單就交給他一個網址,把網頁的內容都爬下來,註冊成 ISCN, 再 mint 成 Writing NFT。不過要提醒的是出版 NFT 的功能還沒有正式開放,目前只開放給白名單用戶。如果你有興趣想要試試看的話,都歡迎來 申請加入白名單

假如你在 Matters 發布文章,Matters 上面現在有支援註冊 ISCN 的功能,所以當你發布文章而且有註冊 ISCN 的時候呢,你可以到 app.like.co 的 My Publishing 畫面查看你的 ISCN。每個 ISCN 都會有一個 mint NFT 的 button,當你按下之後就會進到我剛提到的一站式 mint 的畫面,但不同的是你不想要從第一部步開始做因為你經已有 ISCN 啦,所以我們會直接把你帶到 mint 的畫面,就照著他的流程,簽兩次名就可以順利的出版你的 NFT 啦。結束之後一樣是到 Liker Land 的畫面查看這個 Writing NFT。

這就是目前已經是白名單的 Matters 用戶們出版 Writing NFT 的方式。這也是我剛剛說的這個流程它也是一個基於 ISCN 來出版 Writing NFT 的方法。這個流程在 LikeCoin 的網站 上都可以找到相關的教學影片。講到這個基於 ISCN 來出版 Writing NFT,我就想要提到另外社群作了一個 ISCN Browser 工具,也蠻多人在使用的;只需要 connect 你的 wallet,便可瀏覽鏈上的 ISCN 資料。例如當我連結錢包地址,然後點進去看,顯示的就是我所有的 ISCN。我們之後還會提供一個小小的功能,就是 ISCN 的後面會加一個欄位,若這個 ISCN 還未 mint 成 NFT 的話,你都可以在這裡一鍵式的 mint NFT,是一個比較直接直觀的網站 – 不用一個一個去查、一個一個去點才能找到某個 ISCN 在那裡。

從內容平台直接出版 NFT

那如果你的原平台是在 WordPress,發布文章的時候只需按下 depub 鍵,便會有一個彈出視窗,帶領你一步步完成註冊 ISCN 還有 mint NFT 的流程。完成 Mint 步驟之後,這 mini marketplace widget 就會直接出現在你的文章底下,你就不需要再到 Liker Land 的網站去查看這個 NFT 或是要再分享 Liker Land 那個網址。

所以這是什麼聲音?(背景出現丁丁兩聲)這是敲碗的聲音。

剛剛介紹這上架 Writing NFT 的流程跟體驗,雖然說還有一些進步的空間,但我們想要提供相對友善的方式來上架 NFT,希望大家都可以覺得:這個難度不高啊,都可以願意嘗試。

接下來我們要聊一聊出版這個詞,有些人會像我一樣覺得「出版」這個詞好大又好遠,例如我在 Liker.Social 發廢文,會覺得出版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們不妨把情況想像成:如果今天我要賣一篇文章,紙本書籍的方式的話首先我要先註冊 ISBN 來宣告產權,然後印刷成冊讓它可以流通,最後可在書店書商或是在你的自媒體上面販賣。如果我是要籍由 Writing NFT 來販賣這篇文章呢,則可以靠現有的 ISCN 來宣告產權。但是 ISCN 它本身沒有辦法做流通,ISCN 它本身是在做知識產權證明,但是它沒有辦法做流通也不便於販售,於是我們決定流通方式就是基於它發行 NFT。一篇篇的文章變成一個個可以流通的 NFT 單位,然後放在 marketplace 上面標價發售。於是這篇文章已經成為一個出版品了,在 Writing NFT 的語境上面出版它其實代表的就是這三個事情:產權、決定如何流通以及標價販售。

出版 = 產權宣告+流通 +販售

那我們再回來看這一句話:「NFT 實現自由出版」其實就是由 NFT 實現產權宣告、流通跟販售,因為 NFT 實現產權宣告、流通跟販售,因此可以讓文章像出版品一樣有轉贈、投資這些功能,商業模型的雛型其實就這樣建立好了。

那接下來我們再來看 Liker Land 是怎麼去實現這些細節。

我們相信 Writing NFT 的應用會跟過去一年 NFT 市場的玩法不一樣,過去一年我們常見 NFT 的玩法是去限制一定的發行數量,創造稀缺性,然後由作者來訂價。若我們以收藏好文作為出發點的話,想要走大量、大眾化的路線,所以我們就不去限制發行的數量,而是鼓勵大家都收藏,然後讓市場去決定作品的價格,越多人收藏價格就越高,那再購買的難度也會提高。為鼓勵大家多多收藏,可能大家會發現我們的 Writing NFT 下面最近多了個「寶石方塊」的 icon,就是想做到一個效果:在購買時你會看到你支持的作者每賣一個作品,價格便可以上升到下一關,於是我就會忍不住把那作品買下來。所以我覺得這也是有種讓讀者們一起去破關的概念。

遊戲化和儀式感

這是我們之後會開放的,讓作者也可以為自己發行的任何一個 NFT 簽名或留言,這就是 NFT 特有的功能。這功能有什麼好處呢?作者可以反饋讀者,他想說話、他想留個言、又或者留下感謝,也因而增加 NFT 的差異性。這個差異性會影響到之後會開放的二級市場,我們真的每次轉手做的都能獲利,但是一個文章,當讀者可以收集無限個,應該說一個文章可以有將近無限個 NFT 收藏。譬如說 kin 的 創世 NFT 有 50 個人收藏好了,那我們 50 個人都收藏 kin 的那個創世 NFT,50 個 NFT 有什麼差別?可能只有 timestamp 的差別 – 就是我早收藏或是晚收藏那個 timestamp 的差別,但內容看起來幾乎都是一樣的。但如果加入了作者在某一個特定的 NFT 上留言的元素,便可以增加這 50 個 NFT 之一的獨立性或差異性。所以雖然讀者是基於支持作者或支持某篇文章而去收藏 NFT,但藉作者的簽名或留言就可以提升轉賣時的附加價值。針對這個功能,之後的 UI 也會做很大幅度的改版,請大家多多的期待跟關注。

社會資本的建立 – You are what you read

接下來要說的是收藏這個功能,”Collect” 這個畫面基本上就是一個 Web3 書架,它蒐集來自各個平台的文章,沒有平台的限制。我們要帶出的觀點是 You are what you read。像現實的身份,Web3 的身份其實會越來越被重視,那身份要怎麼展現?有一句說話:「知道一個人的書單便能大概看出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他所相信的是什麼。」以上是從讀者收藏 NFT 的角度出發。其實 PFP NFT 也是像這樣,譬如在 Matters 社群裡,Travelogger 也代表著一種社群身份。這樣說來,You are what you read 就是可以 Web3 書架上的藏品定義你的身份。

另外再提一下 Transfer 這個已經可以使用的 Writing NFT 功能,NFT 擁有者可以無條件的把你的 NFT 轉給其他人,讓 NFT 在各個地址之間流動。

讓我來做個總結:

  • 不是說發行 NFT 之後,作品便能賣很多錢,因為我們所做的突破是讓文章從「無法賣」變成「可以賣」。
  • 版權這件事情則以 ISCN 來實現,ISCN 記錄 NFT 最重要的 metadata
  • 但是 ISCN (版權)不能賣,所以我們使用 NFT 來實現這個經濟模式,讓它可以流通可以販售。
  • 為什麼 NFT 可以流通,可以販售?因為 NFT 可以證明擁有權
  • 收藏不只是收藏,例如當我們擁有一本書時,不是單純為了想要閱讀它,可能也是為了要表達支持和認同,或者單純因為喜歡所以去擁有;不管什麼原因,你的收藏都可以更直接地支持作者。
  • 讀者和作者間因此能建立一個更緊密的關係網絡。我們把支持作者這個動作收斂到跟使用 Bookmark 一樣簡單。由於作品是真白金銀花下去收藏的,所以它對你來說便不止是發表於網路上的一篇文章而已,而是一個收藏品,會讓讀者更仔細的閱讀和回味。

創作價值和自主的信念

想說一下 Liker Land 的信念,及一路走來到目前為止的回顧。我們的信念是相信「創作有價」,因此我們覺得作品值得被讚賞而推出了 LikeCoin button;因為創作有價那作品的知識產權需要被保護,於是我們做了 ISCN 把知識產權全部上鏈;因為創作有價,所以我們設計 Writing NFT 賦予一篇文章擁有權、流通性,讓它可以有商業模式。

「我的 Writing NFT 是不是你的 Writing NFT?」這基於你有沒真的擁有你的 key,這邊鼓勵大家踏出進入 Web3 最重要也是最難的一步,就是開通自己的錢包。

Not your key, not your content.

只有掌握自己的 key,才可真正把握自己的資產。

今天的分享大概到這邊結束,但其實這 Writing NFT 項目仍正在如火如荼進行中。我們一直都在做很快速迭代,驗證然後調整方向,希望大家都可以參與這產品的成長過程。那我的解說就在這邊結束,謝謝大家。

參與者提問

阿里:好,非常的簡單明暸快速。那我們就直接來看這個(子頻道)上面寫的問題,但我想先問這是剛才「敲碗」這個動作意思是?

Aurora:應該會有一些 Matters 的用戶希望說這個出版 NFT 的流程可以像在 WordPress 那麼順暢,出版完然後就可以在底下直接有一個自己的 marketplace,我就可以不需要再另外的去用 URL 去做宣傳等等,這是一個很好的 implement。

阿里:不是,我是剛問敲碗的這個動作。

Aurora:敲碗?還是用 widget。

(Aurora 在演說中,以敲碗的聲音來暗示對 Matters 整合 Writing NFT 流程的期望。然而直到這裡阿里好像仍是沒能領會 ^_^ 下文阿里還會繼續追問。)

阿里:好沒事那我就來看看問題好了。

「如果文章的原網址伺服器 down 掉或者不再經營了,還能在哪裡看到文章呢?」

Jazzy-chill

Aurora:其實這就是一個 ISCN 在避免的問題吧?當網址內容真的被下架了,那確實就沒有辦法在原網址看到那作品原本的排版 – 就是最舒服的閱讀模式;但這些作品內容全部都已經被儲存在 IPFS 跟 Arweave 裡面,你還是可以透過 ISCN 看到原生的內容。

阿里

「這個月的 Matters Store 上有 Writing NFT 的 WL 可以兌換」

Howard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嘗試,好便利。

然後我說 Browser,你們的思路是在外面儲存還是在 Liker Land 上閱讀,還是把它提取出來做成 NFT,所以大家還是保留原本那一篇文章的地方和閱讀習慣。我覺得這個思路其實蠻好的,LikeCoin 本身做這 API 思路是一樣,其實不會影響到用戶原本的內容。

那下面我問敲碗聲音作用是?沒有講清楚沒有 guess 到,那 Aurora,你有聽到問題嗎?

你剛才在中途敲了兩下你的碗,想問那個意思為什麼要做這個種動作?

Aurora:敲碗,我不知怎麼回答耶,就是敲碗 Matters 來使用這個新功能。

阿里:敲碗之後請大家一定要用。

Aurora:我們來談合作。

阿里:下面

「感覺像看別人在 Spotify 聽甚麼音樂一樣」

GH

Aurora:要不是新冠我的聲音更好聽。

阿里:沒有,已經很好聽。

Aurora:更上一層樓。

阿里:感覺像看別人在 Spotify 聽甚麼音樂一樣,有這個效果嗎,你覺得這個比喻恰當嗎?

Aurora:蠻常聽到這樣子說的。

阿里

「Keplr app 不支援 LikeCoin,請參考」

Denken

然後上面 附張表 說有哪些支援。然後目前就 Liker Land app 支援這我其實也想問 Liker Land 在 Cosmos 生態系的支援情況,目前有稍推薦這方面嘛。

Aurora:這個問題 Edmond 可以回答嗎?

Edmond:現在我們能用來 collect Writing NFT 的錢包有直接的就 Keplr。如果你擁有 Keplr 基本上很多功能都暢通無阻啦。然後在手機上最近比較推進得比較快的是 Cosmostation,如果有看過閱讀筆耕 Leo 他寫的 文章 說用 Liker Land 來 collect Writing NFT,其實現在已經能通了。但是用 Cosmotation 其實也是可以的。接著就會繼續發展吧。

阿里:好期待這個錢包滿足這個場景。接著

「文章會上傳到 IPFS & Arweave,譬如這份 創世 Writing NFT 下面的 Metadata 裡就有這些資訊」
「 LikeCoin Writing NFT 的市集(首頁),預計會用什麼方式做推薦/策展?」

Denken

我覺得這個是個好問題。

Aurora:那我先回答然後看 Edmond 有沒有什麼需要補充的。我們基本上在做一個排行榜。排行榜是大家蠻常玩的一個功能,應該會最先上架,但其實這些功能在社群上都已有人在做了,然後我們也是在思考說那一些功能放在我們的首頁上是最適合的。其實我們也不想要吧 Liker Land 作為一個很主要的 marketplace,我們想分散一點就是每一個作者他自己的文章下面就是自己的 marketplace,他有自己的小市集,不在一個大平台上面發生。Edmond 有需要補充嘛?

Edmond:這是在問 Liker Land 會不會幫作者策展這樣。這個概念在我們發展的路上一直都都有人在問,但是我們的定位就跟 Matters 或者是方格子或者跟一些媒體平台是有點不同的,我們相對是比較底層的想法,而且我們是理想的世界也不是想要所有發布 Writing NFT 的人都經過我們策展這樣。其實不是想要做到的這個效果。我們想做到的是這個世界有一個一個大小不同的小市集,Matters 是一個,然後其他的寫作平台是一個,然後作者獨立的網站也是一個,他們自己可以在自己的平台上面使用 Writing NFT 這些工具來販賣自己的作品。所以說 Writing NFT 跟所創作出來的社交圈即是那個 Social Graph 其實不是單一一個平台擁有,我們更希望作者跟讀者可以利用這個關係網來建立自己的一個小圈。所以我的理想中的模式是更加分散的。幫助策展方面,我們將會做的事應該是工具吧,比如說幫助作者跟讀者去 access 這個關係網,visualize 這個關係的排行榜,連繫作者跟讀者例如可以把一些禮物把一些東西 transfer 給讀者等等,或者是 notifcation,譬如提醒讀者某作者有一些文章上架了,這樣的一些小工具,我們會做的是這些,而不是一個中心化的策展。

阿里:好我覺得真的蠻棒工具越來越完善了。我覺得現在就是很多就是要把各種平常習慣工具就把他做到 Web3。好下面

「如果內容被主張了被遺忘權(GDPR 各自入各國法)那鏈上的 NFT 會怎麼處理了嗎?」

++ the robber

這個我覺得也不是 LikeCoin 問題而是普遍問題啦,你們有想過這個問題嗎?

Edmond:這個問題也有一個很 general 的說法吧,在 Web3 的世界上一般我們會把它分為鏈上的資料,跟 UI 層面展示的資料。我們可以 implement 一個像 blacklist 的東西,就是如果有一些內容作者不想再顯示出來了,甚至是侵權的內容,作者覺得這個內容是被人偷了這樣等等。這些內容如果技術上,先說技術上可以造一個 blacklist ,UI 就可不顯示出來。我說的 UI 是 Liker Land 能夠控制的 UI。但是鏈上的記錄一旦寫上去了就不能被移除,這個是

Web3 世界的特性,內容一旦寫上就沒有辦法改變的。但擁下來的問題就是那個 blacklist 由誰來定呢?這個我覺得就要慢慢發展出一個像是有一些專業的人他們能夠判定或接受一些投訴,能夠做一些裁決這樣,但是這個現在還沒有發展到這個地埗。

阿里:OK。所以還是有些中心化部分是你們可以控制的,我還想要說如果吵起來的話然後該要怎樣辦,因為 NFT 是不能處理這個問題。

Edmond:可以在 UI 層面來處理,就像你把一個檔案寫到鏈上,然後在鏈上就能夠拿到所有這些資料的,但是它同時可以讀取一個 blacklist,就是什麼人他的作品因為什麼原因不能顯示,這個 UI 就可以不顯示它。但不代表這個作品被 delete 刪除了,如果有人自己搞一個 UI 出來,不看這個 blacklist 也是可以的。所以不是完全的消失掉這樣。

阿里:OK,Matters 的做法也是類似,東西不會消失只有你可以讓他 UI 不會顯示在我們的平台上面。好下面

分享一個 Google 連結

Denken

這個我不知道說什麼,好。

求個今日的 簡報

CrypToN3

會有的。然後,

「Aurora 狗狗頭貼好可愛」

Howard

「小三開小號可恥」

Daisy

「Matters 未來是否會原生支援像 LikeCoin widget 的 Writing NFT 功能?(結果是在問台下的 Matters Labs 聽眾)」

Denken

Err…我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我們有同事可以回答這個問題嗎?好暫時未有同時跳出來。

「想問一件事:若我是一篇篇文寫好了,LikeCoin 有支援作者出版實體文集的計劃嗎?」

Shift

我猜是沒有?

Edmond:反過來的案例就有,剛剛 ckxpress 在這裡啊,他的書其實是先推出一個數位版,然後賣了數位版以後再看情況,決定出不出實體版。是我們自己 Liker Land 是沒有這個計劃,我們也不是這方面的專業啦老實說,可能交給其他專業的人去幫忙。

剛才 Matters 敲碗這個,我也想在這裡許一個願,如果現在在 Matters 上面註冊文章、註冊 ISCN 它是不支持更新 ISCN 版本的功能;例如我在文章上面改了一些字喔,理論上是就可以 publish 一個 ISCN 的新版本,同一個 ISCN ID 的第二個版本第三個版本這樣的。但是現在會重新發佈一個新的 ISCN,它就會令到之前 ISCN 所發布的 NFT 就變成是兩個系列的東西這樣,這也是一個許願。

阿里:好,希望我們的開發同事有聽到許願。下面

可以去買這個 NFT

「人家是 Web3 出版,你就實體。支援也是支援 Web3 版吧」

Daisy

真的好可愛狗狗,SadPug。

「但我記得 GDPR 被遺忘權在 Web2 網站,是要求資料庫內都要刪除的⋯(而不只是標示為 isDeleted = true);這樣 Web3 網站/區塊鏈只從 UI 去隱藏文章,是能合規的嗎?」

Denken

好問題,法規問題。

Edmond:我想歐盟要求的是一家公司有沒有儲存這個資料,在 Liker Land 層面我們保證所謂的隱藏就是讀了那個 blacklist 以後這個資料我們就不顯示嘛,這個我們不 cache 就成,這個技術上不難實現。但是如果說區塊鏈的紀錄呢,我想沒有有什麼辦法去完全符合法例吧,因為一旦寫到鍊上,每一條鏈的 transaction 不能拿掉拿掉的話他說犯規的話所有鏈都犯規喔。

阿里:我覺得這屬於監管問題啦。

「對啊,所以不合規囉,公鏈怎麼處理怎麼辦可能是未來的監管功課。只是看不到,不是完全刪除。」

++ the robber

目前最新美國政府做法直接這個監管這個節點。我覺得美國政府是高招啦,現在以太坊討論著監管問題試試怎麼抗美國的審查。

大廳 可以追蹤作者+搜尋作者的框框嗎?(還是我沒看到?)(我必須追蹤多比教主,不能錯過藍籌 NFT 發布)。我知道這功能可以靠「民間」做,但覺得總不好使」。

閱讀筆耕 Leo

Edmond:這個其實我們在產品發展上面還沒仔細很確實的決定要如何做,目前的那個 feature page 只是在 MVP 階段,我們不是說所有作者的作品我們都在上面策展,我們就像搞一個推廣活動一樣的存在而已。但是會不會發展成為一個做 curation 的,就好像另外一個內容文字平台網站或者媒體那樣。不,我是想我們是沒有這個意願要做一個把所有 Writing NFT 都要經過我們的 Portal 來做一個策展。但是不代表不可能,因為我們只是把這個優先度放得沒那麼高而已。而且我們也很小心的想就是平衡一件事就是我們盡量想提供工具,鼓勵平台或者作者自己能夠去經營自己的小圈,所以如果我們做到好像 Opensea 一樣,所有 NFT 的買賣啊瀏覽啊都在我們平台,反而不是我們最想見到的結果。可能會多多嘗試吧,先看看我們提供的工具能否令到作者自己能夠在不同的平台上或者在自己的網站上經營自己的小圈,不成功的話,或者不是不成功才做但是最少是要做這個嘗試我們才會考慮自己來做更 aggressive 的策展。

阿里:好我覺得挑戰就是內容非常大的那個問題啦,Matters 這邊是經已思考這個事情。

「是不是能把 Liker Land 視為一種工具,以及發行商的概念,不是以平台為重點」

Howard

這是好問題。Aurora 要回答還是 Edmond 要回答呢?

Aurora:觀點很好因為其實我們從 widget 的概念就是希望作者他可以在自己的文章下面去行銷他的 Writing NFT,而不是經過某一個平台,所以我覺得這個觀點是很好的。

阿里:好,我也覺得不太算是一個平台。繼續,

「如果有一位三小變態大叔一直 mint 某一位作者的文章、成為了黑粉或是變態跟蹤者,作者能不能選擇粉絲不讓特定人 mint 呢?」

++ the robber

那你就發白名單就好啦?哈哈 Liker Land 回答一下。

Edmond:這個要看作者怎麼想,沒有一個標準答案,可能他會因此就留意到這個人,可能這個讀者就是這樣想,就是要你留意到我,我是你的狂粉這樣。是可以的,

Aurora:只是技術上我們目前可能沒有辦法提供,就是作者他可以去開放自己的白名單這個目前還未有這個構想。

Edmond:對,沒啦。

阿里:OK。如果大家想要的話可以去 Liker Land 產品去許願啦。

「很想第一時間掌握關注的創作者所推出的 Writing NFT,目前是用 PikachuEXE 大大做的 工具 追蹤~」

CrypToN3

Aurora:其實社群都有在做大大小小好用的工具然後這個也是我們樂見的結果。

Edmond:PikachuEXE 謝謝你喔你做了這一個工具真的很好用,其實我們全個團隊都在用。

阿里:這麼 Cool 好。

「要好好收集這裡的許願」

Edmond

「++ 只是想引起我的關注」

CrypToN3

「真是愛你就給你錢」

Daisy

「希望 dashboard 能夠有「比較不佔視覺空間」的切換模式,不然我若搜集100篇NFT時,查找很難(也需要搜尋匡)。切換成『列表式』excel 這樣」

閱讀筆耕 Leo

Edmond:那個在我們之前做的那個問卷調查的裡面有收到這個意見,搞不好就是 Leo 提出的嘛也說不定。我們的想法是這樣,目前有普遍的,我說是普遍大部分用戶擁有的 Writing NFT 數量仍然不是很多。這是大部份人一眼經已看完他擁有的 Writing NFT。然後我們著重那個顯示出來的時候的那種感覺,因為剛才 Aurora 的 Presentation 都有提過說文字類的 NFT 它有一個先天的缺點就是它的視覺上沒有那麼 appealing,然後就會立刻影響到讀者收集的意欲。所以我們著重如何改善那個 UI 令到它更好看。

所以變成那個列表的展示方法優先度沒有那麼高,只是這個原因而已。我是明白 Leo 的需求。

Aurora:但現時 dashboard 還是 portfolio 對 UI 的呈現上面還是有很多進步空間,這個我們也會持續的在安排優化。

「是否有計劃讓創作者自己定義 pricing bonding curve 參數(起始價格、漲幅倍數)。以及讓創作者自己提前免費 mint 一些 NFT 出來發送?」

Denken

Edmond:是 price bonding 的問題,老實說 price bonding 就是 priciing 那個 schedule 是會改變的。我們當初想像出來的 model 也沒有定死,是有改進的空間。那有沒可能有 Dynamic pricing 啦,這個從產品的角度來講我覺得應該先做出一個最少是大部份覺得 OK 的一個玩法。其實這個 pricing 主要是用來提供一個 gamification 的效果跟投資的效果。首先我們想就是能摸索出一個大家都覺得挺好玩喔、挺吸引能提供收集動力的一種模式出來。目前這個實驗還早,就是現在還未能到達能下結論的地步。下一步我們會做的其實是會把那些數據、價錢變得更直觀一點,現在不是 1024、2048 這樣嗎,很明顯一些數字只對工程師有感,我們會把它改成一千、兩千、四千、八千這樣。

然後會否 dynamic 讓作者去設這個也是會等到最少是摸索到一個比較有信心的玩法以後可能就會再開放,不會太快去令到太多的玩法出現這樣。

阿里:好,一步一步來。然後

「有人叫我?」

PikachuEXE

剛剛 cue 你的,很棒。

Edmond:謝謝你啊!

阿里

「是否有計劃讓創作者自己定義 pricing bonding curve 參數(起始價格、漲幅倍數)。以及讓創作者自己提前免費 mint 一些 NFT 出來發送?」

Denken

Edmond:我是沒有回答後面那一句,剛才只是回答了前一句的前一個問題。後半句的問題,現在是有這樣的玩法就是作者自己去,是有點麻煩,就是作者自己去買自己的 NFT,買完以後就…因為買的錢是可以給自己嘛,然後就扣掉 2.5% 的手續費,然後再把這些 NFT 發送給人。之前每一個有填問巷的人都會收到一個 Writing NFT,我們做法就是這樣。但是這個有一個效果,不知是好還是不好的效果,會令到這個 Writing NFT 的價格一直住上拉,變相令到這個 Writing NFT 很難進場,有人想收集也太貴這樣,量又變相限定了這樣。會不會做這個?其實我們自己也有這個需求,譬如參與過什麼活動我們就會發一些免費的 NFT 出來發送這樣。這個是我們自己也有這個需求。拭目以待,這功能已 on the list 。

阿里:好。結果這個 pricing 蠻有趣的,因為如果說越後面的買東西就會越貴,那會不會限定大家去買這個東西。一方面想要限定數量,不知道這個是不是一個設想是 Beta 狀況,這麼是有跟你們當初所設想產生效果一樣嗎。

Edmond:其實我沒有很…麻煩再覆再重複一遍嗎?

阿里:這個你們的 Writing NFT 會越買越貴越買越貴,你們當初設計出來的這個預想跟實際上架後的大家所使用狀況是有符合預期的嘛?

Edmond:沒能有一個最好的結論吧,但是目前的觀察是用戶也有分好幾類,有些人是覺得可能 250 個 LIKE 就是他的極限,不會再多花。有些人可以出到 50,000 LIKE 也會買,只要這個東西有價值。我們要做的決定就是到底要 focus 哪一個群組的用戶的需求啦。現在我們還沒有足夠的數據去分析。要怎麼下這個決定。要先看看,但是說沒有符合當初的預計呢,算是有吧?因為也出現過一些 Writing NFT 它是一直在被搶的。我相信這裡也有一些用戶就是有這種需求啦,就是會對於自己喜歡的作者他會盡快的進場去搶這個 Writing NFT,原因是因為越早買就會越便宜嘛。這個就是我們想做到的效果,因為我們最重要的是提供一個 stickness 嘛,就是讓到讀者對於那個作者的產品有一個 stickness,就是會提高讀者關注的意欲這樣。

阿里:我覺得可以再多觀察一陣子啦,然後

「PikachuEXE 大大的工具 https://pikaser-website-main-e5dhb9aw0-pikaser.vercel.app/zh/networks/likecoin/tools/writing-nft

CrypToN3

「不知 Writing NFT 有設計讀者群的交流功能這個想法或計劃嗎?」

Swift

Aurora:當初我們是會提供作者工具讓他去分析說他的讀者群,他的支持者大概的網絡是怎樣。但是如果是提供直接平台讓他們交流這樣就不在我們的計劃內。

阿里:OK。對我覺得 Liker Land 還是做這個底層 protocol。然後

「蠻多這種然後開始PUA的,我認為這種形式的暴力存在於 Web2 和 Web3 裡,是個很嚴肅的問題~~」

++ the robber

關於愛的問題,好。

「創作者之後有機會可以在 mint 自己 Writing NFT 前設置 Max Supply 嗎? (雖似乎會與目前制價方式的概念有一些衝突)」

CrypToN3

有這個想法嗎?

Edmond:有啊有這個想法,其實當然是有衝突啊,就我們內部在一開始就討論這個事情,還是我提的。然後團隊裡面有熱烈的辯論,最後決定要先做一個最 simple 的 model,就是不要把那麼多參數那麼多變量放到現在這個 MVP 的產品裡面去。但我覺得往後會發展出這個參數是很有可能的,就是階段問題而已。現在不放是因為我們不想令到買賣 Writing NFT 的整個流程有太多不同的 variation。然後令到我們不知道那個才是最好的 model 的樣子,這樣很難做決定啦。所以確實是有想過 Max Supply,Ceiling,就是這個頂價是多少、底價是多少,量是多少,是有想過讓這些參數作為一個選項。

阿里:好。

「或者白名單及 reserve ?」

Swift

沒有。

「謝謝 Edmond 回答,熱心」。

CrypToN3

好想目前沒有一些問答,我看 Daisy 在打字,或者有人想開咪提問也可以。假如大家還未試用過 Writing NFT 的話我想大家可以去試用一下。

「除了 NFT 的本身有 Ranking 我也想要人的 Ranking,例如收藏 10 個是小寶寶、收藏 100 個是小業主、1000 個就大富之類」

Daisy

你們有考慮做這個設計嗎?

Edmond:都有考慮。這個其實就是我們想做到的一種由 Writing NFT 所帶來的一個社群地位或者是 social status 的其中一個玩法。在讀者跟作者的世界裡面可能有兩種,最少是有兩種我們想過的體現方法或者怎麼說好呢,具體來說讀者就是否那個作者的粉,有多忠實這樣,對於一個單獨的作者來說;然後就是整體的貢獻,就是對於整個社群誰是買了最多 Writing NFT 的人等等這個也是另外一個方法。但是我們現在是面對一個難題因為我們的定位不是做一個匯聚人流的平台嘛,那麼我們要在哪裡顯示這個 status 令到大家有感啊,這個是一個待解決的問題。可能是放在作者的頁面,譬如說在作者的 profile 看到他的忠粉是誰這樣;或者放在我們的 feature page,現在我想前者是肯定會做的啦,後者還沒有定論。

阿里:好,這個也是不容易啦。

「也可以其他讀者 在看別人的收錄時交租金。。。」

Shift

Edmond:交租金。這個是一個很有趣的想法,這個就是手挺有意思的。因為他的概念是說,譬如說我覺得我相信潔平她收集的肯定是極品,她收集的肯定都是非讀不可的東西,那就省掉了我四處去找內容那個時間嘛!所以我看她的 list 基本上就是她 curate 給我的內容這樣,我覺得這個玩法目前市場狀態會比較難做吧,因現時有多少讀者有這些自主性會花錢去追蹤一個列表,其實我們是沒有 idea 到底目前的需求有多大,但是我覺得這個是挻有趣的概念。之前很久以前我們做過但是沒有做成功的就是這個 Super Like 的 curation 嘛,但是後來我們覺得效果不太好啦然後就收起來專注做其他的。其實我們一直都有想這個東西。是否 Liker Land 來說也是疑問,到底是否我們來做,或者我們只是提供工具像 Shift 說的提供一些誘因提供一些工具讓這個生態慢慢發展起來,也是一種可能性。

阿里:好。

「到他人的屋中玩要給錢?」

Daisy

「入屋要脫鞋」

Shift

好那大家有什麼其他問題都可以問。

「大家的敲碗,都有被記錄下來。Matters 希望在能力所及範圍盡可能給大家更完整的功能體驗,但另一方面我們也持續在不同面向探索,像是近期與 Planet 合作、去中心化內容訂閱 ( IPNS、RSS )、USDT 支付上線等,像是 akaSwap 也在許願,所以我們會盡可能在一個平衡下去討論、推進大家的許願。」

zeckli

其實我們近日也上線一些新功能,大家可以試用看看,我就希望可以在生態裡面繼續拓展,Liker Land 也是長期合作好幾年的時間,我們希望在 Web3 當下生態更豐富的發展之下也可以繼續合作。好看看大家有什麼問題,大家問題是蠻多的。

Edmond:我打出來的敲碗剛才已有提過,寫在這裡做記錄而已,讓 zeckli 簡單一點去看到:

對 Matters 支援 Writing NFT 的許願:
1. 目前不支援直接以 ISCN 出版 Writing NFT,希望能一站式完成
2. 無法於閱讀時直接購買文章的 Writing NFT
3. 無法更新文章的 ISCN 版本 – 目前每次修改文章,ISCN 都重新註冊而不是更新原記錄的版本號
4. 沒在註冊時順道把內容寫入 Arweave 保存,而 IPFS 版本又不夠穩定

Edmond

阿里:好。那大家如果沒問題我就問簡單的問題。兩位來賓 Edmond 跟 Aurora 自己有收藏多少 Writing NFT。

Edmond:我有啊,我有收藏超過100 個,多少個我現在看一看,單位是肯定的。

阿里:Aurora 有收藏幾個可以分享一下嗎。

Aurora:我收藏了超過八個,不過我是屬於那種就是我喜歡的作品不管多少錢我都會買的那一種類群。然後另外我是 煮雪的人 的粉絲,他的 Writing NFT 我全部都會買,嘻嘻。

阿里:真的,上架就會買。

Edmond:我的速度一點都不快阿 CrypToN3,一點都不快,有比我更狂的人很多啊。我都沒有用那些工具去追蹤,很慢的啦。

阿里:那 Edmond 你喜歡收藏那個作者。

Edmond:我收藏有兩個心態吧,首先第一個是我喜歡的作者我會一直追蹤他,他一有新的 Writing NFT 出來我就買,譬如說 許明恩 我一定買、ckxpress 我一定買這樣。另外一個心態就是鼓勵一些願意做嘗試的作者,他出版的第一個 Writing NFT,總之他有分享出來我看到我都會買去鼓勵他這樣。

阿里:好的,讚啦!

Edmond:我想補充一個問題,剛才有人問過我們會不會發展出一些跟讀者溝通的工具,然後 Aurora 說我們是沒有這個時間表但是我覺得這個問題可以再仔細一點拆分。因為跟讀者溝通有一些是現在已經在不同的平台上都發展得很好的一些功能,比如說在文章上的留言,在發電郵給用戶等等這些。我們應該不會第一優先去 implement,原因是因為剛才已經說了我們去希望就是他們能夠利用他們自己的平台來發展他們的小市集嘛。

但是它有一個工具我覺得我們一定會考慮去做的就是怎麼去跟買過作者 NFT 的讀者來跟去互動,比如說作者有他們的錢包地址嘛,所以最簡單的想法可能就是讓作者可以發送一些紀念品 NFT 給讀者,搞一些什麼推廣活動,或者通過讀者 subscribe 一個作者,當他有新的作品的時候能夠收到 notification 或者是電郵的還是 app 的,我們這些都有想過。廣義來說也算是跟讀者互動的一些工具。

阿里

「可以在結束前 也請敲多一次碗嗎?」

Shift

好,那個 Shift 可以隨後上來齁。那大家有甚麼問題。

「我還是那句:快去買高重建的 NFT 書,天字第一號好珍貴!」

Daisy

高重建老師的書也是前面在 Writing NFT 上面發行,然後看交易量非常驚人。好閱讀筆耕在打字,距離我們完的時間大還有 20 分鐘。

「很遺憾 Server Error」。

CrypToN3

Edmond:Stripe 嘛?

阿里:What happen?什麼情況?

(補充後來 CrypToN3 有成功購買)

Edmond

「NFT可以下架(燒毀)嗎~~黑歷史想弄掉」

閱讀筆耕 Leo

這個問題是個好問題啊,我回答一下。

現在我們在研發一個隱藏功能,就是在 UI 層把這個 NFT 隱藏起來,到你的頁面就看不到了。這個基本上能解決 Leo 的問題。但是有些時候你是想把鏈上那個擁有權也去掉,基本上就是把整個自己寫出來東西掉到黑洞這樣。這就要通過如果是 NFT 層面的話,你只是收集回來的你直接把它 Transfer 丟到某一個地址就可以了。但是如果是你創建出來的那些呢,目前的做法只能通過 Transfer ISCN 的擁有權,因為 ISCN 基本上你可以把它理解成 IP Right,知識產權。如果是寫了這個黑 list,你完全想把它跟你的錢包脫離關係,最近的,做得最徹底的就是把這個 ISCN 擁有權也轉移到其他的錢包。轉移了以後在 created 頁面也不會見到這個 NFT。但是也不是完全消失掉的,因為別人可以 track 那個鏈上記錄,所以這個要留意留意。

阿里:好。

「他好像給錯 URL」

Daisy

那看大家有什麼問題。另外我想問就是 Liker Land 現在已經有 NFT 已經有 Crypto,接下來會前進 Web3 哪一個領域嗎?比如說 DAO 之類的。

Edmond:DAO 我們一直有在做。但是,目前的 Focus 是先因為 Writing NFT 推出一個多兩個月左右嘛,所以我想最近到半年的 Focus 都是摸索 Writing NFT 這個路徑吧。但其他的工作還是不會停的,比如說一些社群的決策,一些交易所的聯繫,例如我們最近在 Osmosis 上面的提案等等這些仍然會繼續進行,不會停,但是有沒有甚麼很突破性的計劃呢暫時是沒有啦。

然後也可以這樣去理解,Liker Land 的定位現在是比較多是 LikeCoin 社群的一員嘛,我們的 Focus 就是做這件事情就是要產生一個我們覺得最好的應用出來,但是社群裡面還有很多持份者,其他的人他們跟我們的角色在很多領域上他們比我們還要積極得多,所以我們不能代表說 LikeCoin 會不會做你剛才說那些其他領域的發展。但最少 Liker Land 自己關注的領域,我們是半年之間不會變,一定會先做好這個產品,

阿里:我覺得打磨產品到好是非常重要。下面

「如果作者抄襲(被屏蔽 UI)或是下架(自主隱藏UI)那些 Mint 你文章的讀者看不到,是不是有對所有者(讀者)的保護措施 / 賠償責任等等?」

++ the robber

Edmond:我想想看如果那個作者是把 ISCN 整個擁有權轉移到其他錢包地址,讀者他會看到的只是他的 Writing NFT 是由那個創作者變成其他人這樣,不會消失掉的。但是做到的效果是別人到那個原創作者的頁面看不到他曾經創作過這個東西,因為它是擁有權轉移嘛。說把那個 NFT 掉到黑洞,除了擁有者自己本身以外,其他人是不能做這個操作的。作者不能動那些已經買了他 NFT 的讀者手上的 NFT,他不能動,因為原則上不是他擁有的東西嘛,不知道這個能否解答到 robber 的問題。

阿里:好 robber 如果沒有解決到的話你可以再提問。那看看大家有沒有什麼問題。好感覺大家如果暫時沒有問題沒關係,如果大家暫時未有問題的話,我們也可以到這邊。

Edmond:我最後講兩句,因為有禮物送給大家。今天有參與的各位真的很謝謝大家了來參與所以我們會把今天的內容做一個文字版,因為我們是 Writing NFT 嘛當然是有文字版。然後我們會把這個文字版 mint 成為 Writing NFT 再送給大家。那個我會找個方法吧就讓大家填上大家 LikeCoin 的地址再發給大家。不如在這兒問就好啦,應該在那裡發會比較適合,在那個頻道發這個填寫地址的,可能是一個 Google Form?

阿里:那你不妨再發到這個頻道來讓大家填。

Edmond:好啊好啊。

阿里:對對,然後好啊。那 Aurora 要有一個 last word conclusion 嘛?

Aurora:謝謝大家。

阿里:謝謝那今天就差不多到這邊啦。謝謝 Edmond 感謝 Aurora 希望你聲音趕快好起來。然後等待 Edmond 的 Google Form。好,那大家都對 Writing NFT 有興趣可以到 Liker Land 上面看,有興趣可以收幾個回家。OK,謝謝大家參與我們今天就到這邊。謝謝 Aurora、謝謝Edmond、謝謝大家。

Aurora、Edmond:謝謝,bye bye!

【Matters Web3 線上學習會 - 文字稿】發布之外:以 NFT 為量詞的出版可能性